外媒称中国演出场馆用激光笔制止观众玩手机

原标题:美媒:中国演出场馆用激光笔制止观众玩手机

参考消息网3月16日报道 美媒称,在世界各地,观众在剧院内使用手机令表演者不胜其扰。但在中国,剧院和其它场馆采用了一种有效的(也许有人会说令人烦扰的)解决办法——用激光束“制服”它们。

据美国《纽约时报》网站3月14日报道,虽然方法各种各样,但概念是一样的。在演出期间,配备了激光笔的引座员在观众席上方或周围就位。当他们发现亮光的手机屏幕时,不必冲向违反规定的手机主人,而只需迅速拿出(红色或绿色的)激光笔对准发光的手机屏幕,直到手机主人停止使用手机。

报道称,这或可成为“激光羞辱”。

上海大剧院的工作人员王晨(音)说:“通常,我们只需对一小部分观众(使用这种技术)。他们忍不住使用手机,所以我们给他们一个委婉的提醒,这样他们就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了。”

上月在中国国家大剧院观看歌剧《卡门》的徐春(音)说:“当然,这会让其他观众分心。但看到发光的手机屏幕更让人分心。”对于第一次有这种经历的人来说,在黑暗的剧院内突然出现有色强光会非常刺眼。

为美国交响乐团在中国巡演提供咨询的乔安娜·C·李(音)说:“我记得第一次看到那些激光束的情景。在演出中看到那个小红点让我非常震惊,就像有人正在用枪指着观众。”

报道称, 一束强光的确可能具有危险的意味。许多枪支都带有激光瞄准器,而且用激光瞄准飞机驾驶室影响飞行安全的事件也屡有发生。当然,大多数人使用激光笔都没有恶 意,例如,用激光笔来作报告或逗猫。但多年来,在中国国家大剧院、上海东方艺术中心和上海大剧院等中国的许多著名剧院,激光笔一直被用作维护秩序的工具。

这也许是解决中国一个特别突出的问题的方法。近年来,中国新的演出场馆和观众人数都迅猛增长。而且,中国观众明显比美国和欧洲的观众更年轻,因此对西方剧院礼仪的经验相对欠缺。中国的剧院管理者说,使用激光笔只是教育观众如何得体地观看现场演出的措施之一。

那么,使用激光笔会对表演者造成干扰吗?

“不,这是非常聪明、迅速、非常有效的方法。”意大利女中音歌唱家朱塞平娜·皮温蒂上月在中国国家大剧院上演的歌剧《卡门》中担纲女主演,她在 演出后如是说。她说:“他们应该在全世界都使用激光笔。虽然我在舞台上可以看见激光束,但它没有照相机闪光灯的干扰大,也没有引座员在过道跑上跑下的干扰 大。”

中国国家大剧院的管理人员杨红杰(音)说,关键是在演出开始时充分利用激光笔,这样违反规定的观众(及其周围的观众)就会知道他们偷偷拍照会有什么后果。

报道称,此外,许多著名剧院都采用了手机信号干扰技术,所以手机短信和铃声干扰几乎不是问题。但在美国,采用这种技术是非法的,除非得到联邦法律的执法许可。

杨红杰(音)说:“一开始(中国国家大剧院于2007年启用)情况非常糟糕。在整个演出过程中,都有观众打电话和拍照。”但他和同事发现,让引 座员一个一个地去阻止这些违反规定的观众不仅会影响其他观众,而且如果违反规定的观众坐在一排的中间位置也是一个问题。因此,从2008年开始,中国国家 大剧院就开始培训引座员使用激光笔。

杨红杰(音)说:“这些年情况越来越好。与以前相比,现在我们与观众的这种接触少多了。”

报道称,在美国,激光笔的使用受到严格限制。而在中国,尽管表演艺术学会出台了指导意见,但激光笔的使用几乎不受监管。在北京购物和夜生活的热门地区三里屯,行人经常被人行道旁售卖的激光笔发出的绿色激光束晃得暂时性失明。

激光专家、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前电子工程学教授塞缪尔·M·戈德瓦瑟在电话采访中说:“如果照射到眼睛,真的存在风险。”

杨红杰(音)说,这也是为什么引座员都经过特殊培训,要从观众身后照射以避免照射到眼睛。如果他们瞄得不准,就可能造成不良的后果。

“乒乓策划”是一家总部设在北京的文化交流公司。该公司总监艾莉森·弗里德曼仍对去年上海国际艺术节一场演出中的惊悚一幕记忆犹新,当时,一些激光束在陶身体剧场的表演者身上乱晃。

弗里德曼女士说:“如果这是配有拉斯韦加斯舞台灯光效果的央视大型歌舞表演,那是一回事。但如果是以荒凉、极简主义和纯净为特色的陶身体剧场的表演,那么突然有红色和绿色的激光束照在黑白色调的舞台上则非常突兀。”

在今年1月中国钢琴家郎朗的音乐会上,也出现了关于过度使用激光束的颇多抱怨。因为有太多观众想偷拍郎朗,以至于在某些时刻,现场就像安排了一 场激光秀来配合郎朗对柴可夫斯基《四季》的温柔演绎。结果,一些演出团体(包括上月来中国演出的皇家莎士比亚剧团)就要求剧院管理者在其表演过程中不要使 用激光笔。

但中国的剧院管理者说,激光笔是应对这一棘手问题的最佳解决方案。许多剧院管理者都表示,只有当人们的素质提高了,这样的“不文明行为”才会消失。

上海大剧院的工作人员王晨(音)说:“希望有一天,我们甚至不需要从兜里掏出激光笔。那将是美好的一天。”


两会发言,我被市领导打断

但每当有官员说“我们要质量不要数量”时,我也会辩驳:谁敢说那些几年甚至几届都不提提案的委员,一定是在准备质量高的提案?


你为何买不到满意的国产手机

手机市场的“供给侧改革”值得思考,这是手机市场在面临同质化竞争局面时期破局的好思路,但“供给侧”的改革还是要从“需求侧”出发,真正满足用户的需求。


中国为何祭出朱镕基时代大招

在历史的转弯处,列车的驾驶员需要真正的魄力和担当,不是去追求完美,而是去解决问题。值得庆幸的是,朱镕基当年没有受那么多噪音的干扰。这种抗干扰能力,更是当下破解中国经济很多难题必须具备的素质。


说出手就出手,普京赌赢了!

这出戏,普京玩得非常漂亮。这也是最近10年来俄罗斯外交上最大的一个亮点。以至于奥巴马最近的记者会,总有不开窍的记者询问:在叙利亚,你被普京打了脸,你这怎么看、怎么办……

发表评论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
You may use these <abbr title="HyperText Markup Language">HTML</abbr>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Theme BCF By aThemeArt - Proudly powered by WordPress .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