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牌珠宝董事长及董秘双双失联 疑与徐翔案有关

◎每经记者 徐杰

继向日葵(300111,SZ)董秘杨旺翔曾一度“失联”后,浙江又一家上市公司董秘疑似“失联”。

近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独家获悉,明牌珠宝(002574,SZ)董秘曹国其突然联系不上了。对此,1月11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多次拨打曹国其本人手机,手机却一直处于关机状态,“上周五,电话也是关机的,一直联系不上。”浙江省一业内人士介绍称。

明牌珠宝为中国知名黄金珠宝首饰生产商与零售商,记者注意到,该公司曾与徐翔旗下的泽煕系似有交集:一年多前,也即2014年下半年,明牌珠宝大股东减持时,曾被媒体曝出泽熙大本营“诡异”地高价接盘。

关机是因找矿信号差?

明牌珠宝总部位于浙江省绍兴市柯桥区西南面,1月11日中午,《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赶到该公司,据保安人员称,曹国其最近不在公司,去出差了,已经有几天没见到他本人了。

记者当即表明身份,并表示希望能够得到公司层面的确认。在保安室坐等10来分钟后,一位自称为公司办公室人士带领记者来到接待室,他表示曹总出差去了,公司也联系不上,可能去新疆或者内蒙古找矿去了,这些地方地理位置偏僻,信号不好,可能导致手机联系不上。

记 者问:“作为公司董秘,曹总的手机为什么一直处于关机状态?”对方回复:“公司做珠宝黄金首饰的,需要矿产,可能外出新疆或者内蒙古找矿了,这些地方偏 僻,信号不好,手机可能联系不上,再等一个星期你们再来,到时是不是失联就知道了。”记者再问:“曹总出差是公司安排的吗?”对方回答:“也不一定是公司 派的,他们是公司高管,他们自己可以安排出差。”记者追问:“我们能否向公司董事长或者证券部证代求证?”对方回复:“公司领导和证券部证代现在都不在公 司。”记者再追问:“董秘联系不上,公司万一有事情需要他处理怎么办?”现场另一位人士则回应:“曹总外出时,公司的事情都已经处理交代好了。”

随后,记者多次联系明牌珠宝控股股东、浙江日月首饰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明牌珠宝创始人兼实际控制人虞阿五,后者手机一直未接通。记者随后发去短信说明来意,但截至记者发稿时,未收到任何回复。

明牌珠宝公告显示,虞阿五为现任副董事长,现任法人代表兼董事长虞兔良为其子。

记者也致电明牌珠宝证代陈凯,然而后者接听电话问及记者身份后,随即表示有事情就直接挂掉了电话,记者再以短信方式发去采访意图,截至记者发稿时,同样未收到任何回应。

明牌珠宝与泽熙系有交集?

据 明牌珠宝公告披露,曹国其于1978年1月出生,浙江绍兴人,大专学历,MBA,经济师。1999年至2007年,任浙江明牌首饰股份有限公司办公室主 任;1999年至2009年4月,任日月集团办公室主任;2002年至今,任浙江明牌珠宝股份有限公司办公室主任;2009年11月至今,任浙江明牌珠宝 股份有限公司董事会秘书,可谓公司内部培养起来的董秘。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查询明牌珠宝最新的公告显示,该公司2016年第一次临时股东 大会曾于于1月6日在浙江绍兴市福全镇柯桥区公司总部召开,此次会议由副董事长虞阿五主持。“公司部分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出席了本次股东大会。”上 述股东大会的会议决议这样描述,但截至目前,记者仍无法确认曹国其是否在缺席名单之列。

记者还发现,除2016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外,明牌珠宝第三届董事会于于2015年12月25日在公司举行,这次董事会由董事长虞兔良召集和主持,同时在2015年的多次董事会中,皆由虞兔良主持,公司董监高人员都有出席会议。

值 得一提的是,明牌珠宝与向日葵同处于浙江绍兴,而公开信息显示,向日葵董秘杨旺翔除担任向日葵(300111,SZ)董事、董秘和财务总监外,还担任宁波 中百(600857,SH)、康强电子(002119,SZ)、大恒科技(600288,SH)的独立董事,后3家公司为徐翔所控制,由此表明杨旺翔与徐翔关系密切。

另据《中国证券报》2014年8月3日报道,当时明牌珠宝实际控制人虞阿五、虞兔良家族实施股份减持,而泽熙大本营诡异高价接盘,“股东减持的诡异戏码背后,往往存在股东、中间人、私募游资等资本玩家打造的利益链,其中不乏秘密协定。”上述报道这样提及。

针对上述减持等事项,记者试图进一步采访明牌珠宝,但前述办公室人员以有关人士不在公司为由,予以婉拒。


德政府为何对新年性侵遮掩?

刚刚过去的2015年,仅仅德国就接纳了超过110万的中东难民,这些人的2/3是男性。难民输出地一些国家见怪不怪的性骚扰现象,在欧洲国家政治正确的加持下,到底还会导致什么可怕的后果?人们可以拭目以待。


央企“高福利”是假福利真腐败

这样的“高福利”其实并不是真正的福利。当我们在津津乐道“央企高福利”的时候,那些一线采油工、炼油工、机械工……乃至基层的一般技术人员和管理人员,他们其实是背了“央企高福利”的黑锅。


证监会与中国足协几多相似?

不到4个交易日,熔断机制便告暂停。媒体近日又报道,证监会曾经为筹划熔断整整准备了3年。三年VS四天,这其中的对比实在太过强烈。有多年金融业从业经验的缘觉有话要说:如今的证监会与当年的中国足协有着惊人的相似之处。


治理雾霾不能光冲小汽车撒气

通过技术的进步,通过能源结构的调整,更主要的,是制定更严格标准并落实到位,雾霾就未必不能得到有效治理。但前提必定是两个字:认真!我们很多时候缺少的,其实正是这个“认真”。

发表评论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
You may use these <abbr title="HyperText Markup Language">HTML</abbr>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Theme BCF By aThemeArt - Proudly powered by WordPress .
BACK TO TOP